言语苍白无力。
 
 

迟早要被你丢弃的人不如让我好好爱惜(原创/短)

*十分苍白的叙述。

*以此祭奠某种意义上已故的"雾渺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社交软件的头像全都变成了情头。

可能,是半情头吧。

最初,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但后来,我抵不住醋意和好奇。凭着女人的直觉,终于在他的空间留言板里找到了那另一半的情头。

手里的手机被我攥的发响。

毫不犹豫的,我顺着那个头像,开始视奸那个人。

带着浓厚的醋意的视奸。

然而她的更新速度太慢了,我渐渐的翻完了她的所有过往。

我对她的印象,也渐渐从“绿我的人”变成了“拍照技术很好喜欢发风景照比我男朋友小一届的法学院的漂亮姑娘”。

她似乎也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噢对了,她还有个好听的名字,秦梓。

我开始注意她,不仅仅是...

19 Feb 2017

Amber by祁予

今天,我们讲个关于琥珀的故事。

在Mr.Mystery的小屋地下室里有一件常年盖着白布的藏品。至于为何归为“藏品”一类是因为Mr.Mystery从来没有将它搬上过一楼的展厅。

白布之下的真面目甚至于dipper和mable都没有见过。

置于那白布之前的介绍牌也只有简单的一句——“The amber.”

当然,如果它只是一块醇粹的琥珀我也没有什么讲故事的必要了。那金色的琥珀之中包裹着的不是昆虫,也不是什么植物。

那晶莹琥珀之中包裹的是一只鹿人。它只有Mr.Mystery帽子的大小,但它的动作,身上的毛发,甚至于它那细长的有着漂亮弧度的睫毛我们至今依旧能看的一清二楚。

其实早在数亿年前Gravity Falls...

24 Nov 2016

【瓶邪】夜雨寄北(短)

*ooc有

*诗句意义捏造


『君问归期未有期』


“王盟,张起灵人呢?”

“老板,张小哥他出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老板,你知道我问不到的。”


『巴山夜雨涨秋池』


八月的四五点,天色渐沉。阴郁的天幕就好像现在吴老板阴沉着的脸。

一声惊雷,风雨齐降。但那乌云却不见消散反而如池底被搅起的淤泥一样越滚越浊。

狂风中乱舞的雨,终是注满的后院的池塘。


『何当红剪西窗烛』

杯中的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添水了,桌边点着的蜡烛被夹着雨水的过堂风吹的摇摆不定。

坐在大堂正中的吴邪手里把玩着当年的那件鬼玉...

21 Jul 2016

bill的日常痴汉小男孩(不)

*看了望月太太翻译的AMA后衍生出的脑洞
*billdip
*十分短小
*文笔渣渣渣!(我还是回去读小学吧)
*顺便表白望月太太٩(๑´3`๑)۶(反正太太看不见我)

bill是一个神,一个强大的神,一个爱捉弄人的神。这个神很特别,他喜欢利用自己的神力去解开dipper的鞋带。

也许你想问,既然他是个神,他为什么不脱掉dipper的外套?为什么不撩dipper的衣服?或者更恶劣的直接把dipper的裤子拉下来?用这种方法让dipper出丑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谁知道呢?bill好歹也是个活了几千万年的神,有点恶趣味很正常吧。

悄声无息的扯掉他的鞋带,看着他没有察觉的继续往前走。下一...

23 Feb 2016

情人节快乐√

*billdip
*脑洞来源于53(就是那本练习册)
*‘Here's to a lousy Valentine's Day’的意思是‘为这糟糕的情人节干杯’
*不是情人节贺文(哼唧)

“Here's to a lousy Valentine's Day !”

dipper涨红着脸,高举起的手不停的摇晃着酒杯中被bill用可乐替换掉了的‘红酒’,随后仰起头一饮而尽。

“嗝……”dipper枕着自己的一只手臂趴在桌上打了一个充满可乐味的嗝儿。

“umm,这个红酒怎么有股汽水的味道?”dipper眯着眼睛看了眼已经空掉的酒杯又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满脸笑意的bill傻笑起来。“不过我喜欢,嗝~”...

14 Feb 2016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雪飘着,橘色的灯光照着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大风吹着我冰凉的衣服紧紧贴在了我的身上,手脚都是冰凉的,快要没有知觉了。

街上黑漆漆的一片,所有的店家都关门了。身上没有钱,原本想在这平日繁华无比的街上闻一闻各个店里飘出的香味,浓重的奶香和小麦面粉烘培好的味道足够让我的馋虫满足,可惜今天似乎是不行了。

不想停留在没有灯光的地方……

像飞蛾一样我不停的寻找着灯火通明的地方。一扇透明的落地大窗吸引了我,浓厚的灯光像是毛毯一样盖在我身上,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了温暖。

从没有关紧的门里飘出诱人的香气,我吞了下口水,身体不自觉的想要往前走离那香气更接近一些,但我知道,我这么一个脏兮兮的穷小孩...

08 Feb 2016

巧克力味的早安吻(法莲法)

*早安吻
*法莲法
*短♂

天还只是蒙蒙亮法音就被一股巧克力的味道勾醒了。

法音揉揉眼睛看了眼窗外,蛋黄色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窗外的所有都像是被涂上了黄色奶油。房间里的巧克力香味愈来愈浓勾起了法音无限的食欲。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法音爬起来走到了厨房门口。

水蓝色头发的女子站在白色大理石做的灶台边上,手里的打蛋器在她手里飞舞着。

“唔……莲音我饿了……”

刚起来的法音还有点晕乎乎的,软塌塌的扑到了莲音的怀里。被法音突如其来的这么一扑,手里的打蛋器真的飞舞了出去,连带着碗里的巧克力酱。白色的灶台、围裙、另一个碗里的白色奶油,巧克力像是小雀斑一样溅附在莲音的脸上。

“法音!”莲音的声音...

04 Feb 2016

瓶邪极短练笔√食用愉快√欢迎勾搭√

23 Jan 2016

牙医x掉牙boy 【极短】

*超短超渣的练习
*污(慎
*诸君我喜欢正太

门被推开清脆的铃声响起,富有磁性的男声也一并随着铃声钻入男孩的耳朵,“欢迎光临爱の拔牙屋。”

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了医生正在消毒的拔牙钳上,摆放整齐的用具闪闪发光。

男孩坐在牙科椅上两只手规矩的放在腿上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简洁的装修,光线照在墙上填上了一丝米色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窗户开着窗外种着一排黄色的小花时不时会有蝴蝶飞来在花上停息。房间里没有医院里那种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反而男孩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花香。

一种莫名的安心把原本占据了男孩全身的恐惧和紧张一点点的挤了出去。

“那么,可爱的孩子,再确认一次你是要换左边的门牙是吗?”医生对男孩说到...

 
 bl
 
23 Jan 2016
© 祁予_ | Powered by LOFTER